您好,您还未登录!(我要注册会员) (登录会员中心 收藏本站 繁體版
  • 首页
  • 新闻资讯
  • 优秀论文
  • 专家答疑
  • 名师名校
  • 期刊投稿
  • 课题研究
  • 会员天地
  • 活动中心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国外法规
    美国教育法的形式
    信息来源:教育信息网  ‖  发稿作者:管理员   

       任何事物都以一定的形式而存在,法律也是这样。离开一定的形式,法律便不能表现出来、存在下去。所谓法律形式,是指法律规范的各种具体表现形式的通称,如法律(指狭义上的法律)、法令、决议、命令、条例、习惯、判例、条约等等。教育法作为法律的一个部门,也通过各种具体形式表现出来。
      美国的法律属于英美法系,其教育法也具有英美法系的特点,是由许多形式不同、来源不一的法律集合而成,其中主要有制定法和判例法两种。美国教育法的这两种法律形式是本文研究的重点。在制定法中尤其注重联邦和州立法机关制定的法律,因为它们是其它制定法形式的基础,在制定法的形式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在判例中重点研究联邦最高法院的判例,因为他们的判例在法院系统中占有最高地位。
      第一节制定法
      制定法亦称议会法令,是指国家立法机关按照立法程序*,用条文形式定下来,并经公布实施的法律和法规。在美国,制定法还包括制宪会议制定的宪法和宪法修正案。美国教育法的一部分就属于这种制定法。
      美国的教育制定法分为两套,一套是联邦制定的,另一套是州制定的。这是由美国的政治制度决定的。
      联邦的教育法与州的教育法在性质上有所不同。其主要区别在于,联邦的教育法是非强制性的,它只在州和学区接受联邦经费的时候才具有强制性,而州所制定的教育法具有强制性;联邦的教育法通常只是针对某一问题制定的,并非全面系统的教育规定,而州的教育法则是对州内教育问题的全面系统的规定;联邦教育法主要提供经费,州的教育法则主要规定标准。由于教育是州的“保留权力”,所以从表面上看,州的教育法与联邦的教育法之间没有从属关系。但在实际上,州是从属于联邦的。州在制定教育法的时候要受联邦宪法的公民保护内容的限制,并受由其产生的判例法的限制。在这种限制下,州可以决定他们的公立教育系统。由于立法观点的不同,造成了五十个州的学校系统在范围、重点、支助方法和结构方面的不同。
      州的教育法分为强制性和由地方斟酌决定的两种。强制性的教育法的目的在于明确州的教育目标和各种标准,如教师资格、具体的课程组成、学校投票(schoolelection)的程序、步骤等;由地方斟酌决定的教育法的目的在于鼓励地方在教育活动(服务、设施)方面的主动性。
      联邦的教育法一般收录在《联邦教育法律汇编》中。
      各州的教育法一般收录在各州的《学校法典》中,它所包括的范围大致有:公立的学前教育、小学、中学、初级学院、特殊儿童的教育、广泛的中学后的技术及职业教育、成人教育、没有学分的社区服务活动等。州的法律一般也包括学院和大学教育系统。
      美国的教育制定法除了由联邦立法机关和州立法机关制定的之外,还包括其它有权机关制定的各种法令、决议、命令、指示等法规,一般来说有以下几项:
      (1)总统发布的行政命令;
      (2)州教育委员会和它的代理机构(包括学校委员会)制定的规则和条例;
      (3)这类机构的决定。
      总统命令和联邦各部的规则和条例刊登在《联邦年鉴》上,有关教育方面的列有专项。卫生、教育和福利部的与教育有关的条例都收录在《联邦条例汇编》第四十五项内。州的条例常装订成册出版,一般称为《××州行政条例集》,其中有关教育方面的列有专项。
      这些不同形式的法规也具有法律上的效力,属于法律的范围,但这些不同形式的法律,既说明了其制定机构的不同,也说明了其法律地位与效力各不相同。不管是什么形式的法律都必须依据联邦宪法、服从联邦宪法,不能同联邦宪法的原则和精神相抵触。在不违背联邦宪法的情况下,允许各机构在制定不同形式的法律时有一定的灵活性。
      在美国,对法律起辅助作用的还有各专业组织的标准,如认可协会的标准等。这些组织在学术方面有着重要作用,相当于学术界的法院。有些法律无法干涉的问题,学术专业组织负责处理。因此,学术专业组织的标准也被看作是教师权利的来源,也具有法律效力。
      例如,美国大学教授协会和美国学院协会的一九四○年《学术自由和固定职位原则声明》就具有法律效力。这个原则声明规定了学术自由和学术职位的一些问题。再如一九七五年的美国大学管理人员协会的《高等教育管理人员职业标准》也具有法律效力,这个标准明确规定了管理人员的责任和权利。还有一些关于职业道德方面的专业标准也具有法律效力,例如《全国教育协会职业道德准则》宣称:教学职业的成员在雇佣方面负有责无旁贷的义务。为了满足职业道德准则的要求,教师必须遵守合同条件,按照条件完成工作,通过双方同意或其它合法的办法结束合同。如果违反了合同就是非专业道德行为,可能被吊销教师证书。
      其它有权机构的法规和各教育专业组织的标准对立法机关的法律起辅助作用,在明确和落实立法机关的法律方面是必不可少的。然而,这些法规和标准只能在立法机关的法律的基础上制定,并随着法律的改变而改变,而不是相反。
      第二节判例法
      判例法不是产生于议会的立法,而是产生法官的判决,即法官从判决中推出的法律规则,通常称为法官法。法官的判决本身不仅适用于已有的法律原则,而且与起着宣示法律原则、解释制定法的作用。根据判例法,寓于某一判决书中的法律原则不仅适用于该案,而且往往成为一种先例,成为以后法院所必须遵循的判例,即“遵守先例”的原则。在美国则主要强调下级法院必须遵守上级法院的判例,上级法院也要受自己的判例的约束。
      美国教育法中的一部分是由法院判例形成的,特别是联邦最高法院的判例,这些判例对美国制度的形成有着重要作用。例如,在一八七四年的“斯图阿特诉卡拉马祖村第一学区判决案”中,密执安州最高法院认为使用税收款项举办小学后的教育是合乎宪法的,尽管当时没有法令明白授予这项权力,然而这个裁决作为判例为其它学区打开了办公立中学的大门。再如,一九五二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通过“德莱穆斯诉教育委员会判决案”确立了不准公立学校读圣经的原则。还有,在众所周知的一九五四年“布朗诉托皮卡教育委员会判决案”中。联邦最高法院否决了以前的“隔离但平等”原则,确立了取消种族隔离的原则。
      法院判例为数众多,不胜枚举。法院判例涉及的范围极为广泛。常常包括这样一些问题:国家、教会与学校之间的关系;在学校教育中的公民权利问题;学生和家长与学校政策的关系;教师与教育委员会之间的关系;学校经费和学校财产的法律问题;教师和学校侵权责任的问题等等。
      由于政治、经济等方面的影响,同时也由于判例数量的巨大,美国判例法的内容常常前后矛盾,时常发生推翻以前的判例的情况。例如“向国旗致敬”的问题就是这样。当时,美国多数州都规定公立学校必须教授某些道德原则、爱国精神和民主原则。为了达到这一目的,许多州的法令要求学生向国旗致敬,背诵誓词,唱国歌。拒绝参加的学生将被开除。一九四○年在“迈诺斯威尔学区诉戈比梯斯判决案”中,联邦最高法院支持宾夕法尼亚州的要求学生向国旗致敬的法令。而在一九四三年“西弗吉尼亚州教育委员会诉巴尼特判决案”中,联邦最高法院推翻了“戈比梯斯判决案”,禁止实施这样的法令。提出“不能以参加规定的活动作为上学的条件”的原则。最有名的是联邦最高法院一九五四年的“布朗判决案”推翻了它自己的一八九六年的“普莱赛诉弗格逊判决案”。不过,对有关学校法律问题的裁决改的比较少。
      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前,教育方面的判例法极少。这是因为,那时候联邦法院不愿意过问教育方面的问题,认为教育是属于州的职权范围之内的事。法院不愿意推翻州及教育委员会的决定。但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开始,法院开始积极参与教育方面的案件的审判,致使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教育方面的判例法大增。
      判例法一般不涉及学术、课程等方面的实体内容,而只涉及学生和教师的宪法权利,如言论自由、集会自由、法定手续等方面的权利。联邦最高法院一直拒绝把教育提到宪法权利的高度。在“布朗判决案”中的提法是“基本利益”。但是,近年来有了明显变化,联邦最高法院已经通过众多的判例规定了教育的性质、内容和发展等方面的许多实体性问题。法院的这些判决打破了“教育决策是地方学校委员会的职责”的传统看法。尽管“地方控制教育”的传统看法还很顽固,然而它必将被新的控制方法所取代。
      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公开出版。如《联邦最高法院判例汇编》等,有关教育的判例一般收录在“学区和学校”项目内。州最高法院(包括中级上诉法院)的判决也公开出版。如《××州判例汇编》等,教育方面的判例也列有专项。州最高法院的判例在州内有约束力。下级法院的判决一般不出版,不作为判例,对其它法院没有约束力。
      法院在裁决案件时必须参照相应的判例。教育委员会和与教育有关的人员必须参照判例决定政策和行为。
      第三节制定法与判例法之间的关系
      对判例法与制定法之间的关系有不同的看法,一种观点认为判例法是国家传统的法律,是根本法,而制定法只是判例法的附件或偶然的产物,因此如果制定法与判例法相抵触,法官只有执行判例法的义务。也就是说,法官可以以判例法为理由而拒绝执行制定法。另一种观点认为,判例法不能违背制定法,而制定法倒可以修改废止判例法。即使制定法有所不宜,也应由议会撤销并加以纠正。制定法一经生效,就必须服从。
      从当前的发展趋势看,在教育方面,制定法日益增多,判例法相对减少。许多判例法所体现的法律原则,多半都通过立法,变成了制定法。例如,取消公立学校种族隔离的原则是一九五四年联邦最高法院在“布朗判决案”中提出的,它成为一九六四年《民权法》的重要内容,这个法的第四项明确规定“取消公立学校中的种族隔离”。
      在美国,判例法与制定法之间的关系体现了立法权和司法权之间的关系,所实行的是平衡与制约的原则。一方面最高法院的判例对一切法院都有约束力。被宣布违宪的法律不能由法院执行,另一方面,按照一定的程序,国会可以通过新的宪法修正案推翻最高法院的这种判例。此外,联邦最高法院也可以推翻自己以前的判例,而代之以新的判例。
      制定法和判例法构成了美国教育法的主要形式,它们在美国教育事业的发展中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从表面上看,美国的教育管理形式是分权制。这种分权制的管理形式造成了美国各州之间、各学区之间、各校之间在教育方面的差别。然而从本质上来分析,美国的这种分权制形式并不是可以自行其是,丝毫没有约束。恰恰相反,美国的分权是有统一标准的分权。是受到严格限制的分权。这种标准和限制是美国有关教育的法律。当法律产生以后,学校的创办、控制、管理以及无数日常工作决策都受其约束。学校的经费、课程以及与学生、家长、教师有关的政策的制定,还有学校、教会、社区机构之间的关系等,都来自宪法、法律和命令等。任何州、任何学区、任何学校都不能违反。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国教育是集权的管理形式——集全权于法律,尤其是宪法。无论是联邦的教育法还是各州的教育法都不能违背宪法,在宪法允许的范围内可以有些差别。这样,尽管美国各州、各学区、各学校之间在教育方面存在很多差别。但在主要问题上却又基本相同。这种明确的集权与分权的形式是美国教育向前发展的重要原因。

                  
    上一篇:美国教育法的历史发展
    下一篇: 美国教育法的立法程序
        返回顶部↑
    投稿邮箱:chcet99@163.com
    Copyright © 2000-2014 中国素质教育发展研究会 (www.chcet.org) 版权所有